歡迎訪問本網站。

北辰柳工裝載機工程機械排頭兵,(圖)

2024-02-20

進開機械主營柳工裝載機/鏟車,柳工挖掘機,(6噸以下)迷你型小挖,(6-15噸)小型中挖,(15-25噸)中型大挖,(25-45噸)大型特大挖,(45噸以上)特大型挖掘機,叉車,壓路機,随車吊等産品。公司以“品質可靠、誠信為本、服務至上”為企業理念,以“創品牌、謀發展、建團隊、共成長”為企業使命,多年榮獲銷售服務商、貢獻獎、服務商、重合同守信用等榮譽稱号。
2月27日,超百台柳工(000528)全系列路面設備從柳工無錫出發,奔赴俄羅斯。柳工俄羅斯經銷商LGM執行官維克多·尼古拉耶維奇、柳工無錫路面機械有限公司總經理譚佐州等參加發車儀式。
  此次發運的大批量設備包含柳工單鋼輪壓路機、雙鋼輪壓路機、輪胎壓路機、小型養護機械等全系列道路施工和養護設備。
  LGM成立于2019年,是與柳工合作多年的SKL集團旗下的全資子公司,也是俄羅斯烏拉爾、西伯利亞地區大的設備供應商之一。依托該經銷商建立起的關系和運營經驗,柳工将産品迅速導入了當地道路和市政建設市場,其中壓路機、裝載機、平地機、挖掘機等受到客戶認可和青睐,銷量逐年增長。
  合作近6年來,柳工與LGM公司秉承一緻的發展理念和戰略定位,攜手共赢。雙方将以此次批量發運為契機,乘勢而上,實現發展。
  除全系列路面産品批量發運外,柳工大型裝載機進入俄羅斯市場。近日,首台柳工8128H大型裝載機正式交付客戶。該客戶經營一家大型水泥公司,為俄羅斯及聯體國家的大型建築和油氣企業提供産品。半年前,客戶提出要采購一台卸載高度至少4米,具有高傾翻載荷且能盡快交貨的設備。柳工設備能滿足客戶提出的所有要求,因此該客戶終選擇了柳工。
  8128H是柳工目前大的裝載機,已廣泛應用于各大型礦場。客戶收到設備後表示非常滿意,柳工俄羅斯團隊也将及時跟蹤設備使用情況,傾聽反饋意見。目前,已有不少客戶有采購8128H裝載機的意願。另一家經銷商已經簽署了兩台設備訂單,另有15筆潛在訂單也在進一步溝通當中。
據孫廠長介紹,公司主要從事煤炭的洗選、加工與儲運業務。2000年,公司剛成立他們就選定柳工作為合作夥伴,從初的5噸裝載機到如今的國四裝載機,前後共買了18台,可謂是實打實的柳工忠實用戶。在與柳工合作的這20多年間,他見證了柳工裝載機從外形塗裝到性能内核的品質升級。2021年初,随着業務的拓展,廠裡急需添置一台5噸裝載機,出于對柳工設備的了解和信任,孫廠長看車、提車回廠,僅用了半個多月就選定了柳工856H國四裝載機。”
當問到為何會選擇柳工國四裝載機時,孫廠長頗為自豪地說道:“我們是周邊家使用國四裝載機的企業,為響應的号召,我們十分重視生産工程中的環保綠色、節能減排;其次我們充分信任柳工國四設備,856H國四裝載機經濟又,開着放心,用着安心。”
配合成就客戶
從去年4月份開始,這台柳工856H國四裝載機就迅速投入到施工作業中,快速适應了高負荷的作業。
孫廠長說道:“為了分擔廠裡柳工870H裝載機的工作,這台柳工856H國四裝載機成為了卸煤流程的實力擔當。待物料加工完成後,再由870H快速裝車,兩台設備緊密配合,大大提高了生産效率。”
柳工856H國四裝載機被譽為升級版“緻富”,自上市以來,廣泛應用于隧道、礦山、沙石場等工況。它搭載廣西康明斯L9發動機、柳工自主設計的變速箱、驅動橋,以極低的油耗和的作業效率赢得了各領域客戶的一緻好評。
“在工作量相同的情況下,與同噸位其他品牌裝載機相比,856H每小時的油耗能節省1-2升,一年光油費就能省幾萬塊,不僅油耗低,故障率也低。”
孫廠長提到,柳工的售後服務解決了他們的後顧之憂,遇到問題時隻需一個電話,服務人員馬上到場排除故障,了企業生産。
孫廠長表示,随着生産規模進一步擴大,他們将再購置一批裝載機,柳工依然是。柳工将繼續用回報客戶的信賴與認可,與廣大客戶攜手前行,走向共赢!

在“碳達峰、碳中和”的國家戰略指引下,柳工企業戰略瞄準大勢,勇擔責任,于2014年在行業内率先開啟電動工程機械領域的技術探索和産品研發,2019年電動裝載機下線,此後更創造了多項行業。柳工将“可持續基因”融入工程機械的全生命周期,助力客戶實現綠色發展目标。
10月18日上午,“電驅未來 奮進2000”柳工電動裝載機2000台下線儀式在柳工總部裝配北線工廠正式舉行。随着新一批電動裝載機緩緩下線,我們共同見證了柳工率先突破2000台,創造電動裝載機新的裡程碑,彰顯了柳工在電動裝載機行業的領導地位。
儀式現場,廣西柳工機械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肖小磊表示,随着電動化工程機械發展迎來黃金時期,柳工将繼續深耕“綠色賽道”,努力把純電動技術打造成柳工和中國行業品牌的核心競争力,推動新能源産業鍊發展,助力工業振興和基礎設施建設向綠色低碳轉型升級,為我國如期實現“雙碳”目标作出柳工貢獻。
作為行業的,柳工憑借六十餘年對裝載機技術的積累,不斷精進和創新電動裝載機技術,持續工程機械行業純電動規模化應用發展。
2014年率先開始電動工程機械領域的技術探索和産品規劃由此翻開了電動工程機械的研發、制造和銷售的曆程。
856E-MAX電動裝載機率先在行業内掀起綠色熱潮,占有率超70%!2020年12月一經上市就得到客戶的,每四台電動裝載機裡就有三台是柳工制造,成為“裝載機向電動化發展的标志性産品”。
今年5月推出新一代電動裝載機856H-EMAX,并在不久後率先在行業内推出6噸、7噸電動裝載機。856H-EMAX自帶屬性,之上再造,實現了生産力、續航力、駕乘感、安全性上的全新升級,為客戶帶來顯著的效益提升。
與甯德時代簽署十年戰略合作框架協議,柳工成為工程機械行業與其簽署十年戰略合作協議的合作夥伴。
率先推出行業首台換電式電動裝載機。柳工自主研發行業首台換電裝載機,領跑電動化新賽道。
作為國内首批出口海外的電動裝載機品牌,柳工在歐洲、北美、亞太等市場推出了純電動裝載機和挖掘機,為用戶提供更多電動工程機械,不斷展現中國品牌在新能源、新技術領域的硬核實力。去年5月,柳工正式向國際市場推出5噸級電動裝載機856H-EMAX。純電能源、零排放的屬性,使其一經發布便斬獲多筆國際訂單。
圍繞“減碳、綠色、可持續”等關鍵詞,柳工一直緻力于以綠色創新解決方案“碳”索未來。柳工早在2014年就率先布局,現已構建出完善的電動工程機械發展體系,形成了裝載機、挖掘機、礦用卡車等成套電動設備施工解決方案。
針對礦山、港口、隧道、商砼等主要應用工況和客戶需求,開展了8個産品線、20多個電動産品項目,打造綠色智慧礦山、綠色港口等示範工程。此外,柳工還建立了行業電動産品和技術研發标準體系、核心零部件開發平台,開啟電動産品商業新模式的探索。

裝載機工作裝置的故障原因及處理
裝載機的工作裝置在裝配和使用過程中,主要存在以下問題:(1)裝配困難。部件裝不上或裝配後鉸接處轉動不靈活,此時需要拆卸下來進行火焰校正或到胎具上校正。有時幾個部件雖然能夠裝配起來,但由于零件公差超标,易造成局部磨損和幹涉,留下隐患。(2)整機裝配出廠後使用一段時間出現質量事故。如搖臂彎曲扭斷、動臂變形、橫梁開焊、鏟鬥拉斜撕裂、液壓缸拉傷漏油及活塞杆彎曲等。
主要原因:工作裝置在制造過程中,由于焊接精度不良,造成裝配困難,使機器工作中各零件受力不正常,引起磨損及破壞;液壓缸不合格也是造成工作裝置裝配困難和破壞的重要因素。裝載機工作裝置損壞一般集中在前車架、動臂和液壓缸等部件上。
解決措施:對焊接工裝進行改進或重新設計;對各部件的焊接和加工質量嚴格控制,遵守各種工藝和操作規程;增強液壓缸的檢測工作,對動臂、轉鬥液壓缸等進行嚴格的質量控制。

裝載機轉方向沉重故障的排除方法

裝載機采用的是流量放大轉向系統,由型流量放大閥與全液壓轉向器組成。轉方向沉重有兩種情況,一是方向盤轉動沉重,另一種是方向盤轉動靈活,而整機轉向沉重。

方向盤轉動沉重一般是先導系統故障引起。應檢查先導系統的壓力、管路連接及管路接頭等是否有問題。

方向盤轉動靈活,而整機轉向沉重,一般是轉向系統故障引起,應檢查管路連接、吸油管路、轉向系統的壓力、油缸等是否有問題。

在進行系統壓力的測定和調整前,要将整機停放在平整的地面上,放下動臂,放平鏟鬥,熄滅發動機,确保安全。測量先導壓力前,先将動臂放到低位置,鏟鬥收到大收鬥角位置。測量轉向壓力前,先将液壓限位用的頂杆拆掉。

先導正常的壓力為:發動機在怠速油門下不低于2.2MPa,在高速油門下不5MPa。

測量轉向壓力時,将車轉向到大轉角,處于機械限位狀态,并保持方向盤處于轉向狀态,發動機在高速油門時,轉向系統壓力達到15MPa。

如果以上兩種測量壓力不符合規定值,需要重新調整。調先導壓力是調雙聯泵後部的溢流閥。調轉向壓力是在型流量放大閥的端部。

檢查管路連接是否正确。這種情況主要是舊車,此時要檢查先導泵回油以及限位閥回油管路連接是否正确。如果回油管路接錯,容易引起背壓升高、操縱力重的問題。另外還要檢查吸油管路是否有進氣、漏油的地方。

檢查管路接頭是否有堵塞。如果管路或接頭因污物堵塞,容易引起背壓升高、操縱力重的問題。

檢查油缸是否有内洩,将轉向油缸活塞收到底,拆下無杆腔油管,使有杆腔繼續充油。若無杆腔油口有較多油液洩出,則說明活塞密封環已損壞,應更換。如果油缸内洩,一般轉向系統壓力會低,同時轉向無力。

回望柳工65年的發展之路,可以讀懂我國制造業企業不斷轉型升級背後的奮鬥創新密碼。

  1958年,527名建設者響應黨中央提出的沿海工業城市支援邊疆少數民族地區的偉大号召,帶着設備和生産技術踏上支援廣西工業發展的征途。面對荒蕪的土地,他們鑿井而飲、削竹為牆、編茅作瓦,白手起家建造了柳工前身“柳州建築機械制造廠”。然而,1959年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火将廠房宿舍化為灰燼,建設者們初到柳州的豪情壯志瞬時被潑了一盆冷水。但堅韌的柳工人沒有氣餒,苦戰三年建廠安家,浴火重生,為建設新中國工業壯志滿懷。

  1966年,在當時一機部的支持下,老廠長李郁柳工的創業者開始了裝載機研發和制造的漫漫征程。在那個紛亂且艱苦的計劃經濟時代,柳工人自力更生,從沒停止過裝載機技術創新和品質提升的步履。在共和國17個生日之際,柳工成功研制出我國台輪式裝載機Z435,取名為“東風牌”,這台3.5噸額定載重量的大家夥,了中國裝載機的生産曆史。繼中國首台輪式裝載機之後,柳工又創造了中國工程機械許多“零的突破”。1971年,中國台鉸接式裝載機Z450在柳工研制成功,至今仍着這個産業的技術變革和市場創新。

八十年代初,伴着改革的春風,柳工人早已準備好邁進客戶導向和市場競争的新時代,柳工二任廠長毛維經帶着幹部職工大膽改革、走向市場,主動出擊到東北老工業基地,以及沿海等地闖市場。從此,柳工以裝載機技術、品質和服務,深深地鑄就了中國客戶的。